中国老年人的家庭养老及社区养老服务

发表时间:2019-03-05

人口老龄化是21世纪的重大社会问题,是国际社会普遍关注的热点话题,也是中国社会、经济和发展中带有全局性、策略性的重大问题。近些年来,中国的传统的家庭养老和社区养老服务问题,都在发生着很大的变化。

中国的养老,目前重要仍是以家庭养老为基础的。新中国成破以来,在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》《中华国民共和国婚姻法》《中华公民共跟国老年人权力保障法》等多部法律中,都断定了家庭养老的法律位置,其中1996年8月29日颁布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利保障法》中清楚规定“老年人的养老主要依附家庭,家庭成员应该关心和照料老年人。赡养人应当履行对老年人经济上供养、生活上照顾和精神上慰藉的义务,照料老年人的特殊需要”。 中国的家庭养老模式,也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。1982年在维也纳召开的联合国老龄问题世界大会上,大会秘书长指出:“以中国为代表的亚洲方式,是全世界解决老年人问题的榜样。”所谓亚洲方式,就是专指家庭养老方法。在中国这样一个人口众多、经济尚不发达的发展中国度里,发挥家庭养老的作用,意思非常深远。而且,坚持和发展家庭养老的传统,对发展中国家解决人口老龄化问题会有一定的影响。 从社会发展来看,家庭养老不仅体现了代际之间经济上的互惠互助,更主要的是体现了供养双方精力上的彼此慰藉。无论商品经济发展到何种程度,无论人们的思维观点、价值取向及家庭结构产生怎么的变化,中华民族传统的伦理道德仍然是维系人们畸形生活的基本准则。因为,在家庭中,由于长期奇特生涯而形成的融洽的亲情关联,是任何其余社会关系所无奈调换的。

然而,社会在进步,时代在变更,中国的养老模式也并非是事过境迁的。从总体上看,中国的养老、安老,不管是乡村还是城镇,70%的老年人得到了比较好的赡养。各级政府依靠跟调动社会各方面的力量,采取多种养老方式,是广大的老年人精神上的基本须要。可是,一些老年人对养老也有不满意的。对不满意的比重说法不一,有的说22%的人不满意,有的说19%的人不满意,有的说26%的人不满意。总之,有1/3的老年人认为安老养老问题突出,对养老状况不满足。这是因为,家庭养老浮现了新问题、新情况。其带有共性的问题是:家庭养老的观点、养老意识淡化;“父母在、不远游”的束缚已彻底攻破;高龄老人越来越多,空巢白叟越来越多,老年家庭越来越多;农村养老保障还不完全建立起来,城市群体经济根本薄弱,拿不出较多资金来解决老年人的生活保障问题;老年人的家庭地位发生了基础变革。传统的家庭养老已经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。 在城市,家庭范畴的日趋缩小,核心家庭、空巢家庭、老年人家庭将日益增多。